養育問題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太子殿下昏庸無能

所以對于我來說,投一個明君才是捷徑,太子殿下昏庸無能,若他當了皇帝,不說大雍前途渺茫,就是鳳儀門那些女人也比我們更徵信容易控制太子,我夏侯沅峰就是想做佞臣都還怕作不成呢?

雍王殿下就不同了,雖然雍王殿下賢明練達,不免難伺候一些,不能敷衍了事,若是沒有真本事,不下死力氣辦事,終究是逃不過殿下的眼睛的,可是徵信憑我的才能,還怕得不到殿下的賞識么?雖然殿下麾下人才濟濟,可是君子多,小人少,不論什么明君圣主都是需要我這種小人的,有些事情明君不能做,賢臣不徵信能做,可是我可以做。只要我忠于雍王,定有飛黃騰達的一天。比起那虛無縹緲的陰符經,師叔不覺得侄兒的選擇才最實際么?只是投靠也要選時機的,這次我救駕有功,日后必能得到雍王重用,還有什么機會比這次更適合呢?”

魯敬忠的面色初時一片憤怒,后來漸徵信漸變得失望,最后來卻是變得平靜,他苦笑道:“原來如此,是我沒有看穿你的心意,罷了,罷了,這是你自己的選擇,你父親可知道么?”

夏侯沅峰淡淡一笑道:“知子莫若父,何況父親從無牽涉叛亂,所以師叔不用為他擔心。”

魯敬忠打開玉瓶的塞子,似乎想起徵信了什么,道:“賢侄既然已經決定跟隨雍王,我還要提醒你一句,江哲其人,心思詭譎,布局深遠,此人若是徵信有心害你,你是必定會輸的,不若趁著如今雍王還沒有登基,江哲又重病在身,將他害死,否則你終究得被江哲壓著一頭,而且為叔早就懷疑雍王手中可能有一支暗處的力量,那力量多半掌握在江哲手中,邪影李順,人中俊杰,此人多半就是那支力量的領袖,否則實在難以解釋以他的武功才智,還要屈居仆從之列的理由。”

夏侯沅峰神色漸冷,道:“師叔果然心狠,臨死還要害我,沅峰雖然糊涂,也知道江哲此人只可為友,不可為敵,而且我看此人雖然心機深沉,卻不是喜歡勞心勞力的個性,否則也不會擔任司馬這么長時間,雍王府上的事情卻很少過問,石彧一回到長安,立刻重新掌管雍王府政務大權,若是江哲乃是爭權之人,豈能如此。而且若是此人真的戀棧權勢,當年在南楚,德親王對他重用之時,憑借此人本事,就不會大隱于朝了。更何況,他若真的如此貪戀權勢,雍王也遲早容不得他,何必我和他為難呢?”

魯敬忠微微苦笑道:“你不信忠言,將來后悔晚矣,罷了,罷了。”話語中充滿了惋惜和一絲絲幾乎不可察覺的怨恨,魯敬忠神色泰然地將瓶中毒藥一飲而盡。

看著魯敬忠的尸體,夏侯沅峰伸手替他合上了那圓睜的雙眼,淡淡道:“師叔,你何必死前還要挑撥離間,以至于死不瞑目呢?”

七日時光匆匆而過,這一天早上,鳳儀門主運氣一遍,覺得內力已經恢復了七層,不由大喜,當日她答應留下,就是抱了養好傷勢,然后憑著一身武功沖出獵宮的打算,如今雖然沒有合適的藥物調養,可是七成武功足夠她使用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